"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文?……是羽鸿起的名

兴旺pt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你怎么了?文问默默。 我我默默憋了半天,也没说出来,于是只好说,我去跑步了。说完话,头也不回地跑开了。 看着她矫健美好的身姿,文转身也向书院跑去。 书院里,齐叔独

 
  "你怎么了?"文问默默。
  "我……我……"默默憋了半天,也没说出来,于是只好说,"我去跑步了。"说完话,头也不回地跑开了。
  看着她矫健美好的身姿,文转身也向书院跑去。
  书院里,齐叔独自坐在房间里,手边放着个精致的木炭手炉,旁边小几上是一盏温热的酒。他一边读几行书,一边端起酒来抿上一口,然后在炉子上暖暖手。
  其实他根本没看进去,耳边老是响起那天电话里的声音--
  "莹姐,你好吗?……"
  "我,还好。羽鸿的儿子好吗?……"
  "他?哦,好,好。他跟我在一起,他叫文。羽鸿他……"
  "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文?……是羽鸿起的名字吧?……"
  "哦,你都听说了?……莹姐,我们这一别,多少年了……"
  "是啊,多少年了……我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消息……"
  "莹姐,我,我……"
  "我知道,霈霖,不必说了,你辛苦了,这些年……说真的,我羡慕你呀霈霖……"
  "你……羡慕我?……"
  "对,我真羡慕你,养大了羽鸿的儿子……"
  "……"
  齐叔饮尽了杯中酒,站起身慢慢走到门口,打开门,站在无人的院子中央,惶然四顾,最后垂下了头。
  夜色阑珊,齐叔像一棵苍老的树……
  文忽然冲进了院子,吓了齐叔一跳,他张口问了一句话,更吓了齐叔一跳。
  "您有没有想念过很遥远的地方的一个女人?"文说。
  齐叔愣住了:"你什么……意思?我……"
  "有没有天天想,觉都睡不着?"文很直接地说,"我现在就是这样。"
  这时,齐叔才反应过来,文其实不是在问他的事情,而是在谈自己。于是齐叔理所当然地认为,文还在为当年发生在北京的某段恋情耿耿于怀。
  "傻小子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……"齐叔慈爱地看着文,"你这回来也三年了,我一直不敢问你,我知道你在北京一定是谈了恋爱,也知道你受了点儿伤,可这也不能老是放不下啊!"
  此刻,文真想把自己心中对英的奇异恋情吐露出来,可是,话到嘴边,他还是咽了回去。太不可能了,太不应该了,也太不现实了,文想到这里,一下子沉默了。
  "说吧,也许说出来就好了。"齐叔安慰着文。
  "我说完了。我上楼去了。"
  文走过齐叔身旁,跑上楼去。
  院子里只剩下齐叔一个人,孤独地伫立在除夕的夜风中。
  楼上房间里传出《钢琴课》那伤感凄美的旋律,一如乌镇石桥下潺潺的河水,在这南方的冬夜幽幽地漂流……
2.思念水乡
  英的心,却离自己越来越远。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zeronsoft.com/xingwangptyule/2018/0513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